艺人“塌房”,这部反腐剧主角被AI换脸!影视剧选人看走眼要花多少冤枉钱?

前不久,曾因吸毒被抓的歌手含笑在改名(韩朴俊)后进入影视圈,并出演热播剧《狂飙》中的毒贩一事,引发了广泛关注,也让劣迹艺人的问题再次被讨论。舆论发酵后,《狂飙》剧组发布声明,解释该演员以假名投递简历的原委,并对涉及他的片段进行了删除。

同样是在近期播出,由王志文等一众实力派出演的反腐剧《风雨送春归》中,人艺演员于震饰演的反派主角余仲君引起了不少质疑:不仅有时音画不同步,面部表情也有些僵硬,一些画面中更是头大身小极不协调。

是于震的演技有问题?还是拍摄时敷衍了事?都不是。真实的情况是,原名《纪委书记》的《风雨送春归》杀青于2017年,由王志文和某位赵姓演员主演。2019年,赵姓演员因发表不当言论成为“劣迹艺人”,也因此影响到了其主演的《突围》《风声》《光荣时代》等电视剧。为了顺利播出,《风雨送春归》中赵姓演员的戏份,由于震重新换脸补拍。

尽管相比无法播出导致的血本无归,“换脸”播出已是最好的结果了,但损失显然是难以避免的。那么这些年里,因为一时“看走眼”,艺人“塌房”让剧组、片方不得已花了多少“冤枉钱”?又有哪些补救方法?

艺人频频“塌房”

风险尽调成热门业务

近年来,娱乐圈频繁爆出“塌房”事件,2021年更被称为娱乐圈“塌房元年”。而从2014年起,相关部门对劣迹艺人的封杀力度逐年增加,条款逐步细化,与之相伴随的,就是影视剧的播出风险增加。参演艺人一旦成为“劣迹艺人”,不仅未播出的作品必须将其除名,过去播出的作品也可能被牵连下架。

影视剧制作成本高昂,一旦因为艺人失德不见天日,损失的可能就是千万甚至过亿的投资。以唐德影视投资的《赢天下》为例,剧中艺人先后“爆雷”,导致该剧至今未能上映,公司市值从百亿只剩不到30亿。郑爽担任主演的《绝密者》《翡翠恋人》《只问今生恋沧溟》(3部剧投资总额超过7亿)以及客串的《刘老根4》等多部影视作品和综艺也面临无法播出的困境,把宝押在郑爽《新倩女幽魂》上的北京文化,最终深陷债务危机。大影视公司尚且如此,小公司更是毫无招架之力。

所以如今片方、品牌方在与艺人签订合同时,往往会增加“道德条款”——约定节目或影视作品拍摄、制作、发行及后期播放期间,如因艺人相关行为导致影视作品无法继续拍摄、按时播映或对销售带来不良影响,经纪公司及艺人应当返还酬金并赔偿损失。但从目前公开的案例来看,这类诉讼周期长,赔偿金额也并不高,最终仍然会导致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

记者注意到,2022年1月,唐德影视发布公告披露了和演员高云翔合同纠纷案一审判决结果,高云翔败诉,需向唐德支付赔偿款4885万元并支付违约金。赔偿加违约金,可能就五六千万,但因为演员问题造成的影视剧无法播出,岂止五六千万的损失?何况,演员是否有能力支付这些赔偿,都是问题。

向艺人追索困难,那能否引入第三方进行风险担保呢?

事实上,早在2019年,便有两家国内保险公司参照海外保险市场使用的“死亡残废丑闻险”,开发了一款“人设崩塌险”。但对于艺人的“劣迹行为”如何界定?牵涉到司法层面,责任认定还比较容易;如果是艺人因道德问题产生负面影响,定责追责就非常困难。或许也正因为如此,至今这一险种都没有真正落地。

追责难,也就倒逼相关方尽可能在事前规避潜在风险,因此近年来“艺人风险尽调”的服务,也从冷门产品变成了必备的热门业务。

2021年7月,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做好劣迹艺人风险控制的通知》,其中第三条就写道:“广大委员今后在聘用演员前,要做好背调,规避风险。”

目前市场上艺恩、艾漫数据等娱乐圈数据服务公司都提供这一项服务。以艾漫为例,该公司在2021年上线这一业务,据当时媒体报道,不到一周业务就达到了40多单。艾漫的风险尽调报告将艺人可能遇到的风险分为政治风险、法律风险、道德风险、商业风险、粉丝风险五个类型,会对艺人在公共场合与网络空间既往的行为、言论和舆情中存在的潜在风险点、风险热度和风险持续时间等进行分析,并判断既有风险点的舆论偏向。一般情况下,完成这样一份报告需要3~7个工作日,价格是5.3万元。

这看起来是个不错的选择。但问题是,从成本考虑,很难对所有演职员都进行背调,一般只会针对主演或者重要的配角,这也导致了类似《狂飙》中含笑这种情况的出现。更重要的是,如果涉及艺人的私生活,线下调查难度大不说,且存在是否合法合规的风险。因此从目前来看,还是一项难以完成的任务。

换人、补拍

事后补救的无奈之举

既然事前风险规避很难做到万无一失,那就只有尽可能地事后补救了。

据记者粗略统计,从2017年的《大秦帝国之崛起》开始,就陆续有包括《封神演义》《光荣时代》《长安十二时辰》《突围》《时光与你都很甜》《了不起的儿科医生》《胜算》《风声》《买定离手我爱你》《星汉灿烂》等超过10部电视剧在补拍、换脸后播出。

从效果来说,首选当然是更换演员重新拍摄,但无疑成本会非常高。最著名的例子,就是2014年的电影《捉妖记》。电影杀青不久,参演的柯震东就因吸毒被警方查获,片方追加7000万元换角重新拍摄。

业内另一种技术就是CG,但成本同样非常高,一般只有大投资的电影会选择。比如2015年上映的《速度与激情7》,主演保罗因车祸丧生,剧组就请来他的弟弟担任替身,甚至还在前6部未使用镜头中,选择了符合剧本所需的表情动作,通过CG渲染出保罗的面部形象。据报道,为了这几分钟的镜头,片方最后花了5000万美金。

壹茹(上海)传媒科技有限公司曾参与《风声》《买定离手我爱你》等多部剧集的换脸。公司相关责任人杜女士告诉记者,所谓CG技术,是拍摄时让代替的演员在脑袋上贴上绿布或戴上绿头套,后期根据拍摄的素材扫描匹配,进行比较细致的还原。CG换头的技术难度很大,所以成本非常高。

杜女士介绍,过去比较常见的技术是补拍换脸,即让演员在绿棚里面,在固定的位置、固定的角度说固定的台词,然后拍下来,再合成到原来的画面当中。《胜算》《光荣时代》等就采取的这种方式。但被换脸的演员画面比较突兀,比如画面比例会放大,或者和别人的光、环境不太一样。

AI换脸

省时省钱的救命稻草

补拍、换脸之后,一种更省时省力的技术被应用在影视剧中,即AI换脸。

AI换脸最早在国内引起关注是2019年,94版《射雕英雄传》中黄蓉的扮演者朱茵,被网友换成了杨幂的脸,拥有了朱茵“灵魂”的杨幂,五官更加灵动,让人惊艳。彼时,“将朱茵的黄蓉换成杨幂的脸”话题阅读量过亿。

“简单来说,AI换脸技术就是将一个人的上万张面部数据输入到一个算法中完成人脸交换。这种算法基于计算机神经网络渗透学习。”特效从业者章成告诉记者,网友换头的《射雕英雄传》片段,主要是用电脑渲染制作,影视剧的AI换脸则复杂得多。

杜女士说,现在的技术更先进,像他们公司所承接的项目,针对男女主演换脸的话,只需要演员拍摄一两天,而过去需要两个月左右。演员只需到棚里,采集他的相关相貌特征,后期通过AI的智能算法,根据原片的情况进行自动化的学习分析合成,就能一次成片。“而过去就很复杂,比如原片中是微笑,演员就必须拍一个同样反应的微笑。”

AI换脸的制作大概要多久?“这个要看具体的项目体量,比如说我们现在换男主,大概占全片两三百分钟,我们后期制作大概就四个月左右。”杜女士说,业内一些AI换脸公司会删减替换演员的戏,比如男主原本两百分钟的戏,硬生生剪成了一百分钟,男主剪成了男二,“但我们不会,基本上是片方拿过来多少分钟的戏,我们交回去就是多长。”

就费用来说,AI换脸根据精度和要求不同,收费也不一样。据记者了解,目前AI换脸大概每分钟1万多到3万元不等。

对于制片方来说,选择AI换脸能够大幅降低成本,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劣迹艺人对影视剧的负面影响,甚至有可能成为一根“救命稻草”。记者注意到,目前圈内有不少从事视效的公司已经开辟或者准备进军AI换脸项目,不过,由于该技术还在发展阶段,真正有成熟经验的公司并不多。对于片方来说,选择的时候就是碰运气。

AI换脸虽然技术有一定进步,但依然会被观众一眼看出破绽,比例不合适、脸部表情僵硬等等问题依然存在。“技术是发展变化的,我们也在开发更精细的渲染制作,希望对未来技术提升有更大帮助。”杜女士说。

杜女士还表示,AI换脸并不只是用于劣迹演员的补拍,还可以用于多场景多人物,如数字人物的应用,通过技术为产业赋能。此前,杜女士的公司就曾操刀《功勋》片头:8位扮演功勋人物的演员一一向观众走来,逐渐过渡成为真实的功勋人物。在这个层面上,AI换脸从业者们更像是在进行一场技术革命。

栏目主编:赵翰露 文字编辑:宋慧 题图来源:图虫 图片编辑:朱瓅

来源:作者:成都商报

艺人“塌房”,这部反腐剧主角被AI换脸!影视剧选人看走眼要花多少冤枉钱?
  • 李亚鹏首谈与王菲的婚姻: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婚姻不是

    最近李亚鹏在《鲁豫有约》首次正面谈及与王菲的婚姻。离婚后,这五年来,王菲有了新恋情,与谢霆锋“旧情复燃”始终稳定;李亚鹏跟股东作为一个商人,鲜少出镜,多的是外界对他“中年危机”的解读。这次节目中,李亚李亚鹏首谈与王菲的婚姻: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婚姻不是

  • 「唐探3」的谜底,都藏在这20个细节里

    还有三天就是除夕。今年的贺岁档也即将开场。受疫情影响,去年很多片子临时撤档、改期,许多人心心念念的“唐探系列”也延迟一年。如今再见,颇有种“终于等到你”的恍惚感。作为陈思诚执导的最后一部“唐探系列”电「唐探3」的谜底,都藏在这20个细节里